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No heaven

致回忆里我爱的你

 
 
 

日志

 
 
关于我

这里,是我的一座孤独的花园。写写感想与心情。怕自己瞬间失忆,因此留作漫漫长路上的纪念。

一草、二花、三风、四季  

2012-04-15 16:45: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无论在上海的哪里,推开窗子望见的永远是清一色的高楼大厦,并且越建越高,稀薄的空气越发地逼仄,就快透不过气了。一夜之间,肥沃的土地在与工业废弃物的斗争中变贫瘠了,碧蓝的天空在与人类膨胀的欲望的斗争中遍布阴霾。太阳被深深扎进云层中,放佛许久之后,厚重发灰的云朵会被诊断得了乳腺癌。贫瘠的大地、病怏怏的天空与一幢幢拔地而起的大楼变成了一只巨大的牢笼,里面充斥着冷漠、残忍、金钱与欲望。当外界无法供氧的时候,内心的世界就必须输出源源不断的氧气,否则,这注定是一座尸体横陈的城市。

以前,相较于山,我更乐水。现在,无论是山是水,都变成了我的救命稻草。山,离上海越来越远,得驱车两个半小时以上,才能隐约看见山。山,是奄奄一息的山。一半绿色一半岩石,放佛被剃成了阴阳头。一刀一刀砍下去,把它肢解后运回城市里,用于扩充牢笼,以便关押更多的欲望。

浙江的斯宅是个被青山包围的村落,白墙、黑瓦与袅袅炊烟;空落落的庭院,柴火、盆栽、晾晒的竹笋片儿与潺潺水声。屋子里的老人已是第六代了,或怀抱小孩或洗衣做饭,少有青壮年的村落步伐越显老态、蹒跚,沉默的姿态是任人鱼肉的表示。这是一个将来也无法幸免于难的村落。老人们抱着襁褓里的婴孩微微笑着说,爹娘去城里打工了、兄弟姐妹们去城里读大学了。眼角的皱纹里写满了寂寞与无奈。这时的村庄正赶上茶叶季,有些老人在家门口炒茶叶,用他们年迈的手翻炒出阵阵清香。家里的木桌上随意摆放着一叠毛笔字稿,虽然不太懂,但我能知道这是一手漂亮的字。老人一边炒茶叶一边略显羞涩地说,平时瞎写写的。他们用双手守家、抚育、劳作、写字,平淡、穷苦、不疾不徐、从容度日。

夜晚投宿之处是一个简陋的旅社。整个村落仅有一两家餐馆及一个旅社。旅社在一家小杂货铺的楼上,外墙刷着淡橙色。这在白花花的楼房里显得独树一帜。虽是小杂货铺,但其样式更接近于城里的超市。只是货物摆放得有些杂乱,随手拿一瓶伊利舒化奶,看见上头的日期是2011年6月份的。我便没了所有的欲望。经营旅社的是一个美丽的女人,涂着艳丽的大红色唇膏,热情妖媚。和出落于此处的村民格格不入。显然,她是出过山、开过眼见的。但从杂货铺铺陈摆设中可以看出,山里的人对经济没有更多的欲望,人也相对清闲,城里人看来略显懒惰。但楼上的住处还算干净,干净地就和整个村落一样。

2012年04月15日 - 夜囈 - No heaven


 老旧且干净,能想象这里生活的都是些勤劳的人。

2012年04月15日 - 夜囈 - No heaven
 

2012年04月15日 - 夜囈 - No heaven

 
这位洗笋片的妇女是周末回来帮忙做饭的,平时在镇上打工。


2012年04月15日 - 夜囈 - No heaven

 
清晨的斯宅安静明朗,除了潺潺水声就只有鸟语花香了。


2012年04月15日 - 夜囈 - No heaven

 
2012年04月15日 - 夜囈 - No heaven


尚留历史痕迹的墙面


2012年04月15日 - 夜囈 - No heaven

2012年04月15日 - 夜囈 - No heaven


走着走着,发现随处推砌的,是最美丽的布景。质朴、温暖。生活气息如此浓郁的院子,即使随意摆放的生活用品都充满了艺术气息。




2012年04月15日 - 夜囈 - No heaven
 
2012年04月15日 - 夜囈 - No heaven
 
2012年04月15日 - 夜囈 - No heaven
 
2012年04月15日 - 夜囈 - No heaven


俩小孩玩的很闹腾,满院子地跑,打打闹闹,我们说,来拍照咯,他们便杵在那儿凹起造型来了。回想自己很小的时候,也有一个手拉着手一起上托儿所的小伙伴。玩在一起、闹在一起,后来因为石库门拆迁便失去联系了。现在想来,人生最美好的光景之一便是两小无猜吧。

 

2012年04月15日 - 夜囈 - No heaven


我们本想去看樱花和油菜花的,谁知樱花就在我们去的前三天全部凋零了。这情形和两个月前我们兴致勃勃地去看梅花,却得知今年的梅花开的晚,连个花苞都没瞧见。后来我把签名改成:最好是,我的花期恰巧碰上了你的假期。人问,你发春了吧?我不置可否。缘分是一种冥冥注定的东西。关乎亲情、友情、爱情及事业。

 
2012年04月15日 - 夜囈 - No heaven

一草、二花、三风、四季 - 夜囈 - No heaven

 
我们在盘上路上行驶时被一个男人拦截下了,旁边是他的妻子。他说他的小孩病了,能否载她们娘俩,他们的家就在山上。我们也就答应了,事后想想也挺后怕,外出怎么一点防御心都没有呢?路上,我们问这个妇女,某村怎么去?我们想去看樱花。就是她告诉我们,这里的樱花已落,而且那个村这两天正在修路,车子行不通。我想,幸好我们载了她,不然不知道得走多少冤枉路了。善报回应地是如此及时。

 
2012年04月15日 - 夜囈 - No heaven

2012年04月15日 - 夜囈 - No heaven


坐在蓝色的小板凳上的小孩不明所以地望着眼前的路,那个时候的他不懂眼前的路有多难走,他以为牵着大人的手便可无忧无虑;稍稍长大,明白了山外还是山,好不容易翻过这座山见着的那头依旧是山。山影如野兽,他们的理想如同困兽之斗,出山成了孩子及其家庭终生目标。即使长在城里的我有多渴望在山清水秀之地不紧不慢地过一生,也不愿生长于此,目之所及方圆一寸。


一草、二花、三风、四季 - 夜囈 - No heaven
 
一草、二花、三风、四季 - 夜囈 - No heaven
 
一草、二花、三风、四季 - 夜囈 - No heaven
 
一草、二花、三风、四季 - 夜囈 - No heaven
 
一草、二花、三风、四季 - 夜囈 - No heaven
 
有时也会想,人啊,终究是矛盾的。你厌恶的城市是别人为之奋斗三十年或更甚才能落户的地方,而你却嗔怒于它,不觉得矫情么?在一座城市里生活似乎就像在维持一段你俩的婚姻,即使相看两厌,却因为习惯及生存而边骂边维持下去。处在婚姻关系里的你心里可能还有一个他,一个理想中的他、一段理想中的婚姻。恰巧你碰见了现实中的某个人有了理想之人的某些特质,你便会疯了一样爱上他。他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足以让你的肾上腺素飙升。可是,待你真正和他接触后才暮然发现,让你生气的那个人早已把你宠得离不开他,离开他的气息便是满世界的不安全感。就像你在心仪的城市拧开水龙头的那一刹那,从嘴里吐出的那一句:靠,这水把我的毛细孔都洗大了!


  评论这张
 
阅读(20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