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No heaven

致回忆里我爱的你

 
 
 

日志

 
 
关于我

这里,是我的一座孤独的花园。写写感想与心情。怕自己瞬间失忆,因此留作漫漫长路上的纪念。

网易考拉推荐

永远的未完待续  

2010-06-17 23:04: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很喜欢这首诗,来,你念给我听。”他把书递给我,打开抽屉,拿出两张数码影印的相片,装备裁剪装入新买来的相框。我拿起书,酝酿了一下感情,朗读起来:

这样迟迟的日影,
这样温暖的寂静,
这片午饮的香味,
对我是多么熟稔。

这带露台,这扇窗
后面有幸福在窥望,
还有几架书,两张床,
一瓶花……这已是天堂。

我没有忘记:这是家,
妻如玉,女儿如花,
清晨的呼唤和灯下的闲话,
想一想,会叫人发傻;

单听他们亲昵地叫,
就够人整天地骄傲,
出门时挺起胸,伸直腰,
工作时也抬头微笑。

现在……可不是我回家的午餐?
…… 桌上一定摆上了盘和碗,
亲手调的羹,亲手煮的饭,
想起了就会嘴馋。

这条路我曾经走了多少回!
多少回?……过去都压缩成一堆,
叫人不能分辨,日子是那么相类,
同样幸福的日子,这些孪生姊妹!

我可糊涂啦,
是不是今天出门时我忘记说“再见”?
还是这事情发生在许多年前,
其中间隔着许多变迁?

可是这带露台,这扇窗,
那里却这样静,没有声响,
没有可爱的影子,娇小的叫嚷,
只是寂寞,寂寞,伴着阳光。

而我的脚步为什么又这样累?
是否我肩上压着苦难的岁月,
压着沉哀,透渗到骨髓,
使我眼睛朦胧,心头消失了光辉?

为什么辛酸的感觉这样新鲜?
好象伤没有收口,苦味在舌间。
是一个归途的设想把我欺骗,
还是灾难的岁月真横亘其间?

我不明白,是否一切都没改动,
却是我自己做了白日梦,
而一切都在那里,原封不动:
欢笑没有冰凝,幸福没有尘封?

或是那些真实的岁月,年代,
走得太快一点,赶上了现在,
回过头来瞧瞧,匆忙又退回来,
再陪我走几步,给我瞬间的欢快?

有人开了窗,
有人开了门,
走到露台上
——一个陌生人。

生活,生活,漫漫无尽的苦路!
咽泪吞声,听自己疲倦的脚步:
遮断了魂梦的不仅是海和天,云和树,
无名的过客在往昔作了瞬间的踌躇。

 

                                                 

                                                                                                                                               ——戴望舒《过旧居》

读此诗的期间,我哽咽了很多次。

他,是我的父亲。这是发生在几星期前的某个双休日。早晨母亲买菜,洗菜,把菜色准备好;中午父亲照例掌厨做饭我布置餐具;饭后我来洗碗打理厨房。这幕场景发生在我洗碗后去客厅转悠的时候,母亲坐在电脑面前玩我不敢玩的、常常让我倍受刺激的益智游戏,父亲正好再翻旧书,见我来了便随手抽出了一本他喜爱的诗集,应该是想陶冶一下我的文学情操——向来才疏学浅的我,让父亲头疼。这首诗,很恬淡,也很细腻。作者的心理活动很真实很平凡,是一个懂得生活懂得知足常乐、懂得平凡美、有生活阅历的男人或者老男人。父亲喜欢这些诗和一些优美的散文。这些细腻到骨子里的文字,让你读来觉得作者对生活的细化仿佛可以让时间慢放x48倍,生活的细枝末节一角一隅都被无限放大、停格,让我这种向来胡吃海塞的下里巴人也阳春白雪了一回。父亲,走过了五十个年头的半百老人,读这些文字的感受和我们这些小毛孩应该完全不一样吧。就像站在高处观海和在海边观海,前者有一览众山小的淡定后者更多的是对壮阔景色的赞叹以及对脚下一沙一石的细究探索。

我能明显感觉到,半百的父亲,生活步子放慢了,更加懂得享受生活了。他休息的时候,总爱叫我跟母亲去喝早茶,然后总是因为我晚起了而作罢。他爱家里的软装潢,现在更是狂热。客厅的墙上挂满了他的摄影作品,橱架子上摆满了他出去旅游带回来的小玩意儿。母亲总是说,那么多东西,太繁杂了;那么多旧书,家里放都放不下,扔了算了。但是在父亲的坚持下,母亲总是随他去了。母亲不懂那些摄影构图之类的事儿,也不懂那些诗词散文,但是她总会对父亲的摄影作品加以赞赏,对父亲热爱的文学报以学习的兴趣。从小看四大名著、看张爱玲长大的母。母亲总是说,自己的文学一点儿也不好。初中的时候,我喜欢写一些忧伤矫情的文字,写完了还朗读给母亲听,带着炫耀味儿,带着得瑟味儿。母亲总是称赞我写得好。好什么呢,现在再看看,肤浅而又做作。母亲总是一如既往地温婉着,对我、对父亲。母亲的智慧,我无法详尽地加以诠释,那是需要用我的一生来学习的。

对父亲母亲,有写不完的故事。他们老了,是我最近能明显感觉到的。人的老去,那么快又那么强烈,连父母亲自己都未来得及反应就已成事实了。我还没来得及长大,你们都老了,我的长大怎么可以那么慢,你们的老去怎么可以那么快?我开始像照顾孩子一样照顾你们,我都讶异原来这种对待,是一种人性的本能。慈乌反哺,说的就是如此?

我想对父亲母亲说,你们可以放心的老去,即使我自己都还未完全长大成熟,而生活是最好的催熟剂。接受生命的“风光不与四时同”,倘若你们永远不老,那我势必也永远不会成熟。世间物质皆遵守质量守恒定律。

最后,附上父亲上传网络的摄影作品,我一直觉得,热爱摄影的人是热爱生活的。父亲能一直更新,是对生活的一种源源不断的热爱。

网址: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tianyaphoto/1/53229.shtml  (上头的小诗,是父亲写的)

 


  评论这张
 
阅读(120)|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