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No heaven

致回忆里我爱的你

 
 
 

日志

 
 
关于我

这里,是我的一座孤独的花园。写写感想与心情。怕自己瞬间失忆,因此留作漫漫长路上的纪念。

网易考拉推荐

独立的报人  

2010-06-11 16:56: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倘若让程益中的照片和某高官的照片放在一起对比一下,会得出怎样的结论?观者会否讶异程益中那张轮廓分明的脸上散发出的那种正气与干净的气质?会否讶异他清澈的双眸中直射出来的那种坦荡荡的坚定意志?

我发现,从事有些职业,比如传媒、律师,需要的不仅仅是职业道德,还需要有强大的正义感,社会责任心,更重要的是,还需要有坚定不移的信仰与唯一认准的理想作支撑。他们的职业收入不仅仅只停留于物质层面,他们想收获的完全是精神上的快感——做的任何事都是从内心出发,秉着诚信忠于自己的原则,抵达理想的彼岸。他们是超脱的,但为此付出的代价是,允我打一个并不怎么恰当的比喻——一从他们坚定理想之初便已为自己准备好了葬身之坟。

无论现在的互联网有多发达,能供我们使用的终究只是一个大的局域网而已。所以,当我看到那些被和谐的文章时,我便为自己的闭塞与无能为力倍感羞耻。由局域网提供的信息得知:因为孙志刚,中国的收容所制度改变了。表面上看来是件可喜的事,实则有司步步紧逼首个报道此案的媒体,在综合国力可与美国媲美的情况下,把人家逼到退无可退,把审问方式逼回到上个五千年。这是一个多么可笑又可悲的矛盾。程益中一边坚守着信仰,一边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其好友因此锒铛入狱遭毒打遭判刑。他们的最大错误就是没有按照D中央宣传部的指示去刊发新闻报道,当其他媒体成哈巴狗状地选择做ZF喉舌的时候,他们傲视群雄地走着独立路线。在美国很正常的事在这里却是被禁止的,因为国情不同、国体不同。但人类所追求的都是一样的东西,那就是自由、平等、民主、维权。而这恰恰是程益中之所以从事媒体行业的根本动力。可是,在没有独立空间的大背景下要坚守着八个字,着实困难重重。剖开历史你会发现在某个相同截面上镌刻着这些名字:程益中、谭某人、刘X波、冯X虎、许志永、艾神、林昭、张志新等等,他们在不同的时空维度里相遇,反复强调着最基本的人权,遭受着不同程度的磨难,用自己的生命去搭建我们丢失的那座民主女神像。由此可见,那句“ 让制度进步之花不再用血泪来浇灌”是放之每个时代而皆准的。

或有人笑问,他何苦呢?他完全可以坐在总编的位置上享受这个地位所应该有的殊荣及待遇,好好地生活,好好地享受天伦之乐。可他却非得不知死活地探寻ZF的G点,自己走到看守所门口考上手链脚链等着国安抓。说他疯也好,说他执拗也罢,他创办报刊的初衷是他个人价值理念的输出,是对于当下制度无声的反抗,是对人类本能的回归。他可以自私,可他却选择无私。所以他是自己的赢者,也是我们的赢者。

坐在驶向看守所车里的程益中路过《南方都市报》总部大楼,看到楼顶上终于挂上了《南方都市报》的巨大灯牌时,他默默流泪了。是啊,即使他离职了,他的精神依旧深深影响着《南方都市报》的成长,其价值理念也深深根植于这份他一手带大的报刊。他的经历也在告诉所有从事媒体行业的人:报道可以这样做,新闻可以这样发,一名真正的媒体人的价值取向就是应该这样。无论外在环境如何改变,内心的标尺应该与信仰保持一致。这是高尚的亦是无比困难的。

 

程益中说:“其实,发生在我身上最坏的事情,是我不再抱有希望。”希望的生命力有多旺盛?希望的韧性系数又是多少?祝愿在完全依靠无形、精神力量支撑的行业中坦荡荡地生存的媒体人们,以上的两个数据能够越来越大。

 

独立的报人 - 夜囈 - No heaven
 
 
  评论这张
 
阅读(2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